精华玄幻小說 神醫下山:我的絕美未婚妻笔趣-第四百六十五章 看不下去展示

神醫下山:我的絕美未婚妻
小說推薦神醫下山:我的絕美未婚妻神医下山:我的绝美未婚妻
许清在那里真的是有点看不下去了,但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也不过是认识两天的陌生人而已,要是自己现在去说的话,可能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现在自己也摸不清楚情况,还是苟一点比较好。
等后面这件事情调查清楚了,然后再过去吧,可是又非常的不甘心,凭什么什么好东西都被这个女人给抢了过去,就连秦风都要跟自己抢。
看着这个女人对秦风的态度真的有点奇怪,要是真的能够把这个男人给抢过来的话,或许也能够让苏若雪受到很大的打击。
想到这里手脚也就情不自禁的想朝着那个方向迈过去,苏若雪看着门口的那个女人,忍不住皱了皱眉,怎么哪里都有这个小绿茶呀。
自己好不容易吃了老公做的饭菜,开心了一点这个小绿茶就又来找自己的麻烦,到时候自己就又要生气,一天到晚的麻烦事贼多。
对了对了,一定要让老公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不能够让老公对这个女人有好感,后面要是让老公跟这个女人好起来的话,自己能够直接晕掉。
“老公你看门口的那个人就是我一直在家里跟你提起的那个女人,一直就是在跟我作对,然后想搅乱我的方案的那个女人,真的是气死我了,现在看着她我都觉得有点生气。”
苏若雪看了一眼外面的那个人,然后对着秦风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是真的想跟自己亲近的人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
秦风听到这句话也就直接傻了眼,什么人都已经追来到这边,这自己的计划还没有进行就已经失败了,未免也太可怜了吧。
然后就直接朝着外面看过去,果然是那一张熟悉的脸,不过现在那张脸已经不是那个甜美的笑容了,而是非常僵硬的笑。
许清也知道秦风看到自己了,有一时间的尴尬,当时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在自己看来这个男人也就是一个金龟婿而已了,要是这个男人吊不成功的话,自己还有很多男人没有关系的,既然已经看到自己了,那自己肯定要进去给他们找个不痛快了。
想到这里就昂首挺胸直接走到里面去,然后看着苏若雪又看了一眼秦风,对着秦风开口说道:“秦风哥哥这个女人她可是有老公的,你这个样子不害怕她老公吃醋生气吗。”
这么一波操作可把这两个人都给整懵了,秦风也是,她们就双手举起来大喊冤枉啊,这个女人怎么一点脑子都没有。
就在这个场合跟自己说这样的话,就真的不怕挨打吗?苏若雪整个人也是傻住了,这就是自己的老公啊,这个小绿茶来这边挑拨离间什么呀?
而且这个小绿茶叫什么的叫的那么亲密,叫什么秦风哥哥听这自己就要预约好不好?难道这两个人提前就已经证实了吗?自己已经说晚了嘛……
想到这里就有点生气了,什么时候这两个人搅和在一起了,这些可是自己不知道的,而且他们两个人已经结婚了,这对面的那个女人又是自己讨厌的人,要是自己的老公站在那个女人的身边,自己真的会气死的。
“秦风哥哥,你干嘛这个样子看着我呀,我也会害怕的,是苏姐姐有老公也不是我有老公了,我就是看你在这边,然后有点眼熟过来,提醒你一下而已,而且你的微信都没有回复我的信息呢……我还以为你要来给我送爱心午餐了。”
条件抖S育成计划
“苏姐姐你这样对你家里的那个老公也不太好吧,你怎么能够给你的老公戴绿帽子呢?就在这边跟别的男人暧昧不清,而且还让对方给你送爱心午餐,要是这个样子被你老公知道,你可能是要被骂的……”
许清非常绿茶的开口说道,这一番话倒是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要不是之前就了解过这个人的品德的话,自己还真的以为这个好妹妹要为了自己着想呢。
可是已经知道这个人的总体品德,很难觉得这个人是在为自己好,反而觉得有股绿茶味道,一直在这里挑拨离间,而且什么时候自己的老公,不是自己的老公了。
这就非常的奇怪,而且两个人怎么会有联系方式,那这些自己都不知道,都是发生在自己未知的情况下,而且自己老公一句话都没有跟自己提起,这不是很有古怪吗?
“还好还好,现在看到的人是我,不是其他人,要是其他人的话姐姐你就说不清楚了,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还请秦风哥哥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姐姐了。”
“我呸,谁是你的姐姐,你可不可以不要随便认亲啊,你可不是我的什么妹妹,我听着就想吐好不好,还有我的事关你什么事啊?用得着你在这里保密吗。”
苏若雪是真的非常的生气了,从早上到现在没有一件受惊的事情,这个小绿茶还偏偏要来自己这边找存在感,那自己怎么可能会着了对方呢?
也就马上劈头盖脸的先骂了一顿小绿茶,秦风看着女人的战斗力真的非常的可怕,还好还好,现在被骂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不然自己真的招架不住啊。
“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什么缺爱的人行呢,一天到晚总是来我的办公室找找存在感是不是一天不来你就会死啊,不懂装懂的就你最行,你可不可以不要逼我,一定要把你赶出去,我已经在准备我自己克制着不要对你动手动脚,但是你要是再这样的话……”
苏若雪说道这里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停顿,看样子是在思考着这件事情要怎么解决,许清听到这句话一点担心都不,因为自己背后有叔叔在。
而这个公司是叔叔说了算,自己有什么好害怕的呢,自己顶多啊,也就是被自己的母亲说几下而已,没有多大的关系的,要是能够恶心到这个女人,让这个女人从此离开这公司的话,以后还不是自己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