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月隱的魔咒 起點-五十七相伴

月隱的魔咒
小說推薦月隱的魔咒月隐的魔咒
“时间紧张,咱们边走边说吧。”霍尔蒂率先起身出门。
“凌彻说,他们丢了一批失败的实验品。”绮莉凑近西泉和叶耳语道:“有人在王城贩卖这些东西。”
这话当然不是凌彻说的,是霍尔蒂记忆中的,她只是为自己的话做了个解释,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特殊。她不知道“正常”是什么,但“异常”一定是错误的。
“是什么样的实验品!”
“怎么,喝我家的茶喝上瘾了?”霍尔蒂不好催促如胶似漆的两个人,但时间真的很紧张,要是晚回去半个小时,他们指不定连报告都写好了。
“我觉得没必要了。”西泉和叶又重新坐稳,已经落入别人手里的证据,没有浪费时间的价值。
“那枚纪念币呢,带我们去看看。”
“在这。”
“你把证物偷出来了!可以啊,师姐。”
“嘘。”霍尔蒂做贼心虚的压低声音,“什么叫偷,我借来看看。”
“叶子,接着。”莫迪把证物袋丢过来。
……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西泉和叶第一次有了窘迫的感觉。
“好好说话,没大没小的。”
“殿下有什么新思路,说说看。”莫迪听话的调整称呼方式,接着调笑道。
“师姐,你的忙我能帮,而且能帮到底。”西泉和叶确定硬币上没有残留的魔法痕迹后,毫不留情的把它丢在桌上,这枚硬币也许是个提示,但依死者的能力,也没可能在上面留下什么关键信息。
“所以咱们有话不妨直说。”
霍尔蒂找他来也是这个意思,但绮莉怎么办,她用眼神疯狂暗示着。
“那我们回避一下吧。”
?他们两个是黏在一起了吗?
西泉和叶带着绮莉进了餐厅,霍尔蒂的房子也是老式复古风格,准确来说,这一整片别墅区都是这样的风格,木制的窗框上挂着一串透明的贝壳风铃,窗外是没什么人工雕琢痕迹的花园,高高的草丛中坠着几个散着微光的花苞,随微风轻轻摇摆着。他撑着脸颊发了会呆,跟绮莉在一起,好像整个人都变得懒散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想追逐那些无谓的阴谋诡计,整天和人虚与委蛇,但世界既然赋予他能力,他理当承担责任。
唉,等这件事过了,再好好休息吧。
“魔力增幅药剂,有人在王城非法贩卖这些东西。效果暂且不明,不过他们好像不是很想被人知道……”绮莉很照顾他的心情,没等他询问就和盘托出。
魔力增幅药剂……这名字听上去就是个噱头,大多是些普通的神经类药物,没有能让人实力翻个倍的神奇效果。这种东西也能杀人吗?
“霍尔蒂是议会的人,他们想要瞒着这件事,就意味着他的对立面有两方,陛下和将军。”他忽然又想,为什么是两方,虽然将军从皇帝初登基开始就是他鉴定的支持者,但他身后的人不一定这么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乔翊,如果他是个头脑正常的奥国人,一定不会希望自己的上司是一个喜怒无常,爱恶随心的疯子。何况他控制欲强到不给人留有一点余地,一定要站到说一不二的位置上,又毫不低调的改称帝国,把野心随意晾在所有人眼前。对内对外一致的狂妄。
那么他的下属会怎么样,当然是静静潜伏在他身边,在合适的时候狠咬他一口,或者干脆利落的离开这个漩涡。他想,艾尔默可不像忠心耿耿的类型。
“绮莉,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对于这些事还有陛下。”
“如果想打发时间,他应该不会做这些麻烦的事,嗯……我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不如等他醒了,我再去问问他。”
“麻烦的事?你的意思是,这件事跟陛下无关?”
“不是,但正常情况下,他不会浪费时间去做这些事。”绮莉见他不理解自己的话,又道:“比起费脑子去工作,他更喜欢睡觉和玩游戏。”
……竟然很有道理,孩子一样率真的艾希利亚跟未见时那个暴戾张狂的影像完全重合不起来。但他也确实不是善类,起码杀人的时候能看得出他几乎不存在道德感。也许过去对他的猜想是错的,但现在眼见的也未必是真实。
“那你觉得他为什么会做这些事呢?”
绮莉摇摇头。
“算了,不说这些,回归正题,他们丢了东西,又瞒的这么紧,肯定不会放着不管,我们只要从顶部入手,直接拿到他们现有的线索就好了。”西泉和叶首先想到的人就是克洛维,但克洛维也不能直接把手伸到警察局,除非有个好的借口。能有什么借口呢?
“让我去吧。”
“不行。”西泉和叶摇摇头,坚决否定道:“你还没有实权,他们不会听你的,而且你是陛下那边的人,他们更不可能把真正的线索交给你。”
“你想知道吗,关于这件事的线索?”绮莉不需要他的答案也知道,他很想,他想知道这背后是什么样的实验,和皇帝有没有关系,和他想要调查的事有没有关系,哪怕有一点蛛丝马迹,他也不会放过。
“想是想……”
“那就去见见这个案子的负责人吧。”
“可……”
“相信我。”
绮莉的语气太过坚定,好像没什么难得倒她一样。
“殿下日安。”绮莉指名要见佐伊,进了警察局就直直往办公区走,好像对这很熟悉似的。
“会客室在那边,您走错了。”接待的人赶忙拦住绮莉。
绮莉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淡淡说了句:“别碰我。”
她不喜欢有人在她周围,更不喜欢有人在她身后。
接待人惹不起绮莉,只能报告上司,一来一回间,绮莉早就走到了佐伊办公室门口。
“打开。”
旁边的人还想阻止,扮成侍卫的西泉和叶就眼疾手快的轰开了门锁,不得不说,效仿皇帝和百合的相处方式真是简单粗暴又有效,一个命令一个执行,丝毫不拖泥带水,也不考虑后果,对于饱受社会规则束缚的正常人西泉和叶来说,今天这一出简直……爽翻了。
竟然就这么把锁炸了,这小鬼,饶是他们修养再好,也忍不住想骂一句脏话,这种性格,不用亲子鉴定,绝对是皇帝的亲妹妹没错。
如果绮莉来是为了那件事,那一定是陛下授意的,绮莉他也许得罪的起,但皇帝就不一样了,佐伊慌忙把东西塞进抽屉里,又在桌上施了个伪装魔法,面色不虞的质问道:“殿下这么做是不是不太礼貌?没有哪条法律规定皇储有权利无法无天吧。”
“关门。”
西泉和叶一抬手,门口就张开一个牢固的结界。
“你能出去等我一会吗。”她的问句从来不是询问,这一点也很像艾希利亚,西泉和叶没有异议,只当她还有些秘密不能让人听到。
佐伊等着绮莉发话,她却只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他,办公室的电话响个不停,但接通后根本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他看了眼门口的结界,又忍不住想骂娘,这居然还能隔离信号,她想干什么,来警察局明抢?
不知道绮莉来意,他本来打算静观其变,但绮莉比他还沉得住气,静到忍无可忍的时候,佐伊终于开口道:“殿下不如有话直说,如果哪里得罪了殿下……”
“给我倒杯茶吧。”绮莉从来不按套路出牌。
佐伊忍着气给绮莉恭恭敬敬奉上一杯茶,对她的忌惮猜疑逐渐转换成思考,近来发生的事一遍遍略过头脑,他想不出来有什么错漏的地方,最近公主回归,皇帝遇刺,一件又一件的大事压在头顶,他们才敢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推进这个案子,地方死几个人,完全没有闹到皇帝面前的风险,那绮莉是来做什么的,他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只能坚持跟他大眼瞪小眼,等人来打破僵局。而且绮莉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之前,他们也不敢有动作,以免被人拿住把柄。
人类真的很有意思,越慌乱,就越会忍不住在回忆里寻找问题,一遍又一遍,足够让她看的清清楚楚。
“你知道杰德吗。”
神墓
“知道。”
“嗯。”
佐伊竖起耳朵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后话,绮莉不发话,他当然不可能傻到多说什么,两个人静坐了十分钟,绮莉起身走出结界,又对他礼貌的说了句:“谢谢。”
绮莉走后,佐伊跟匆匆报告了这件事,他们思来想去也猜不到绮莉的心思,也没看出他中了什么幻术,办公室的东西也没被动过,最后只能归结为绮莉有病。不过西泉和叶跟绮莉的关系有目共睹,他半夜散步的时候又恰好撞到个死人,难保这中间不会出差错。
必须死死盯着他们几个。
“把我们的影子放外面晃晃,省的他们看不见我们又担惊受怕。”西泉和叶知道他们一定会防着自己,毕竟在外人眼里,他跟绮莉算是绑定在一起了。
“我们?”
“我们仨,快点的。”
莫迪做出三个和他们一模一样的人偶,如雾化形,他的能力之一,不是幻术,也不能像凌彻一样创造一副躯体,不过是个可以简单操控的空壳。
“你们两个这么快回来,发现什么了?”
“东区老街和白玫瑰庄园。”绮莉简洁的概括了一下繁杂信息,记忆碎片像洪流奔腾,想从中打捞出有用的东西也很考验智商。
??
“您再赏脸多说两句呗。”莫迪也不怎么受绮莉身份威慑,半开玩笑道。
“这些人虽然死法各不相同,但死因都是那批失败的魔力增幅药剂,他们现有的线索就是这两个地方,调查过几次,但都没什么收获。杰德的弟弟跟庄园的女仆长往来密切,本来是他们用来钓鱼的饵,但他们把这条线索跟丢了。”绮莉又思考了一下可能有用的细节,“货源好像是从庄园流出的,但他们一直抓不到证据,至于东区,好像是第一起案子的案发地,所以也需要重点调查。嗯……他们对死人不太感兴趣,大概是想要那些药剂,至于用来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你们还有什么想听的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她到底干了什么,不会是拿刀按在佐伊脖子上逼供出来的吧,尤其是霍尔蒂,局里有风吹草动也不太可能瞒得住她,她上下一联系,几乎可以肯定绮莉说的话没毛病。
“你们两个,不会去严刑逼供了吧。”
“怎么可能呢。”西泉和叶神秘一笑,“我们可是守法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