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一片凋零的紅色楓葉 愛下-同學聚會熱推

一片凋零的紅色楓葉
小說推薦一片凋零的紅色楓葉一片凋零的红色枫叶
第二十四章【同学聚会】
2007年2月17号,星期六。
2007年的春节是记忆里最美好的一个春节,以往的春节不是下过雪就是下过雨,今年天气不错,道路平坦天空晴朗,仰望天空没有一丝下雨或下雪的迹象,空气格外新鲜,气氛格外美好。
不知不觉的在忙忙碌碌中到了春节,每到这个时刻,大家都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活,好好的和家人及亲戚团聚,以续亲情以报亲恩以示孝顺,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观。
吴枫依靠在沙发上跟家人喝着毛峰吃着零食看着春节联欢晚会,偷偷的情不自禁的和林蓉欢快的QQ聊天,简单的QQ聊天中,两人依然关心着彼此的生活琐事,在吴枫心里依然所想所关心的第一个人还是林蓉,说也挺无奈的,现在也只能偷偷的聊,因为怕调皮妹妹知道自己谈恋爱的事,这要是让妹妹知道肯定天下大乱。
春天,它不像夏天那样干枯炎热,不像秋天那样冷清,也不像冬天那样寒冷,春天是一个生机勃勃充满活力的春天。
2007年2月20号,星期二,正月初三,天气依旧晴朗,除夕之夜就这样欢快的度过了三天,想到这,不由得笑了起来,在春节前,人们个个喜气洋洋精神饱满,街上挤满了逛街的人群,有的拥挤着在买年货,有的坐着板凳围着碳炉看电视,有的打麻将打扑克等等,而现在瞬间冷清了很多。
吴枫此时还环绕在春节的气氛中,起床不久准备出去溜达被几位中学同学拦住了。
朱玉琳,吴枫的中学同学,微卷的头发遮挡着细长的瓜子脸特别有气质,尽管看不到遮挡住的容貌,却能清楚的看见无修饰的右脸与浓眉大眼,可以清楚看到修长白嫩的脖颈和细长美甲,穿的很时髦,中学时期就有一种大姐大的气质,没有想到这些年不见还是有着大姐大的洒脱。
几人经过一番简单的聊天后,吴枫才知道朱义琳她们专门过来邀请参加同学聚会。
朱玉琳:“多余的话就不多说了,你能联系多少人就联系多少人,然后我们到小镇桥头集合”
吴枫:“好的,大姐大”
吴枫毫不犹豫的爽快的答应了朱玉琳,因为几位同学中,林蓉就在其中,然而林蓉却没有说一句话,一直保持着甜美的微笑。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不知不觉校园一别已有六个年头了,世间有这么一种情感,虽然不能时时相聚,但却能一见如故,这就是同窗之情,吴枫永远忘不了六年前那个七月烽火的日子,依稀记得那些告别的场景,还有那分别时的拥抱和泪水,大家带着年轻的梦想,带着和同学们离别和伤感挥别了学校踏上了社会,谁知这一挥别就六年了,尽管几位同学个个已经长大,个个都打扮的如花似玉美若天仙,在他心里林蓉依然是如花似玉中的最美的玉仙,美若天仙中最美的仙女。
吴枫的眼睛里一直注视着林蓉,看着林蓉穿着洁白的棉袄,蓝色的牛仔裤和蓝色的休闲鞋仿佛是一位安徒生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吴枫不奇怪她们几位能聚在一起,因为中学时期就知道她们的关系很好,紧张的摸着的头,不知道此时该说点什么,于是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吴枫:“那个,我现在去找其他同学来参聚会吧”
通过电话联系到了经常一起打游戏的中学同学王世松,急急忙忙来到新街,隐隐约约记得王世松的家住在这附近,但不记得家门牌号是多少,沿着记忆一家一家开始寻找,很快找到了王世松,此时的王世松如中学时期一样的阳光帅气,还是那么高高大大五官端正一表人才。
王世松和三位朋友正在愉快的打牌,吴枫静静看完王世松他们打完一把后强行拽出门外。没有玩开心的王世松不情愿的被吴枫拽出来后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认真的听完吴枫的细说后也爽快的同意参加同学聚会。
很快王世松也联系到其他两位男同学,四人一起来到桥头,此时同学们已经聚集了20多位。
吴枫来到小镇桥头终于忍不住呆头呆脑的走向林蓉,他有点慌神,也想不出什么词语,只说了句:“好久不见。”
林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直直的盯着吴天,好像要把他看穿似的。
林蓉保持着甜美的微笑向他微微点头,同学们都在喃喃聊天,没有发觉两人的特殊关系。
下午1点钟,很多住在偏远村的同学们也依次赶来参加这场同学聚会。
这次的同学聚会很盛大,吴枫第一次参加这么盛大的聚会,很多同学们也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庞大的聚会,以前的同学聚会没有超过10个人,而且只是简简单单的聊天喝茶就不慌而散,在这次碰面聚会里,男同学们聊事业游戏和女人,女同学聊着彼此的工作对象和衣服,偌大的小桥集满了欢快的同学,记忆似乎停留在了中学时期的美好时光,那种青春朝气又一次来临。点燃一根烟,看着王世松他们正在喃喃聊天,不得不承认这个社会有点情比纸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越来越功利化,但今天的老同学聚会不会掺杂任何一丝利益,对于这次参加聚会的老同学们来说,取得什么成就并不重要,因为每个人都在不断地以各种方式方法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他们或许没有必要去计较身份的地位与高低,也没有必要去苛求财富有多少,只是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彼此共处的时光。
下午3点钟,此时已经集合了40多位同学,大家共同商量后决定去丁海洋家里做客。
丁海洋,中学时期家庭条件就很富裕,中学时期就是同学们口中所说的“富二代”,长得白白净净人高马大,模样看起来很凶煞,为人很随和很低调。
一些富家子弟、名人后代,他们从小就含着金钥匙长大,原本更应该成为有用之材,但不少人却成为祸害社会的败类,不仅坑了爹,还毁了自己的前程,自己进了牢房不说,还引发了公众的仇富热议,然而丁海洋和他们不一样,丁海洋主动资助两名贫困孩子上学,拿到了学校里和贫困家长赋予的光荣锦旗,两次上县电视台,两次参加镇上组织的演讲心得,他的家庭虽富裕但不卑不亢,读书时期很低调,不闹事不抽烟不败家也不骂人,自从当了两年兵退伍回来后素质更高了,待人礼貌,在丁海洋眼里没有穷富之分,没有嫌弃之意,有些同学不愿意去丁海洋家做客被丁海洋诚恳邀请,最后40多人全部来到丁海洋的家。
丁海洋的家很大,但40多人同时挤在一个客厅来说是非常拥挤的,同学们喝茶聊天,打牌打麻将,吃零食看电视,几位女同学热情的帮丁海洋在厨房里洗菜做饭,大家忙的不亦乐乎。
吴枫没有参加任何活动,一直傻傻的看着林蓉,同时也傻傻的看着其他同学们,这发现自己只能记得一半同学的名字,因为同学们现在的变化真的是太大太大了。
在这场同学聚会里,男女同学相互问暖,仿佛回到了校园时光,大家都是这么的珍惜现在时光,都是这么的快乐无比。
丁海洋亲自烧了一些拿手菜,几位女同学勤快帮忙端菜,一张桌子只能坐下十几个人,大家相互谦让最后让能喝酒同学坐上桌子,不喝酒的同学站着围绕桌子一圈吃饭,酒桌上的礼仪自是难免,除了敬酒以外,就是相互敬奉,进一步增进友情,气氛十分热闹,仿佛再次过了一个新年。
三品废妻
家有鬼妻
只有经历了春天,才能领略到百花的芳香,只有体验过同窗的情谊,才能懂得生活的美妙,男男女女的同学欢聚一堂抚今追昔,举杯同庆放歌舒怀为同学之情地久天长。
茶足饭饱后,几位同学就急急忙忙的道别回家,过年期间大家事物繁多都能理解,有几位同学确实是性格问题话不投机,有几位同学是家里确实有事先离开,大家心知肚明,谁也没有阻拦谁。
欢乐的时光无法永留,依恋的身影终将远去,为了珍藏这美好的时光,留下了难忘的记忆,看着一位又一位同学道别离开,再次见面又不知是什么时候,大家都有些舍不得,最后只有13位同学留了下来,吴枫和林蓉留在13位同学其中,朱玉琳再次组织大家去城里玩,13人商量后再次全票通过。
王世松找来了四辆出租车,13人来到县城里一家小酒吧,大家安静的坐在沙发上耐心的商量谁来主持这次同学聚会,才华横溢的汪亚兰拿着话筒主动走到台中央。
汪亚兰:“各位同学晚上好,欢迎大家参加同学聚会,让听到你们呐喊声好吗?”
一阵阵掌声和呐喊声回荡在宽大的音乐酒店吧里。
汪亚兰,中学时期的班长,中学时期成绩特别好,同学们很佩服她也很尊重她,中等身高,小巧玲珑,白白瘦瘦,齐耳的短发,眼睛不大却明亮有神,聪明伶俐能说会道,是一位热情开朗的大姑娘。
汪亚兰轰动在场13位同学必须每人表演一个节目或者演唱一首歌曲,不表演就罚啤酒一瓶,或者体力惩罚,同学们有的表演唱歌,有的表演跳舞,有的说起了幽默笑话,直到吴枫。
吴枫走到点歌机前选择了一首歌曲,汪峰的【光明】
还没有开嗓大家就纷纷鼓掌,兴致勃勃的深情的唱歌,唱到中间部分由于高音太高没有飚上去,跑调跑的很离谱,逗的大家笑成一团糟。
吴枫这种跑掉声音如鬼哭狼嚎撕心裂肺,汪亚兰实在听不下去了,于是再次轰动同学们要求吴枫重新唱一首歌曲,不然罚酒一瓶。
此时的吴枫自己也不好意思再继续唱下去了,于是走到酒吧前台拿了一把吉它,安静的坐在转动椅子上,自弹自唱了一首郑钧歌曲【灰姑娘】
我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你并不美丽,可是你可爱至极。。。
此时吴枫的表现让在场的同学全部都刮目相看,瞬间惊呆了,同学们欢腾的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然后安静的听着他弹琴唱歌,同学们投来羡慕的目光。
很明显,吴枫深情演唱的这首歌是为林蓉一人而唱,林蓉也能感受到这首歌曲是为她一个人而唱,这首歌曲的歌词就是反映了两人当初的情感和最初的感情,直到现在才发现吴枫隐藏的这么好,没有想到吴枫还会弹吉他,同他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快八个月了居然都不曾聊到过这些。
此时的吴枫已经唱完,同学们的掌声越来越激烈,林蓉听完后很感动,默默的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吴枫唱完下一位就是林蓉,林蓉偷偷擦掉泪水,走到点歌台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刘若英的歌曲【当爱在靠近】
真的想寂寞的时候有个伴,日子再忙也有人一起吃早餐,虽然这种想法明明就是太简单,只想有人在一起,不管明天在哪里,爱从不容许人三心两意,遇见浑然天成的交际 错过多可惜,如果我是真的决定付出我的心
能不能有人告诉他别让我伤心,每一次当爱在靠近,感觉他在紧紧地抱住你,他骚动你的心,遮住你的眼睛,又不让你知道去哪里,每一次当爱在靠近,都好像在等你要怎么回忆,天地都安静回忆不安的是你的决定。。。。
吴枫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他能感觉出这首歌曲的歌词就是唱出林蓉的心声,明白这首歌曲也是为他一个人而唱,一边认真的安静的听着林蓉唱歌,一边给林蓉拍起了节奏,大家也跟着吴枫的节奏一起打拍。
欢乐的夜晚,同学们玩的很开心,一直玩到深夜一点多才从酒吧里依依不舍的出来。
几位男男女女同学漫游在城里的马路上,商量一番后一起来到一家简陋的大排挡。
餐桌上吴枫和林蓉终于聊开了话题,两人聊了很多有关音乐的话题,在同学们眼里两人只是同学,此时大家都已经忽略了男女感情问题,直到凌晨三点才依依不舍的离散。
相聚是短暂而又愉快的,在充满激情的聚会之后互道珍重又要各奔东西了,之后又将是长长的别离,但友情的芬芳会给他们平淡的生活增添一缕和煦的阳光和纯洁的留恋,聚散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走上社会方知校园生活的美好,经过洗礼才知道惟有同学友情的可贵,美好的中学时光,恰似流光溢彩的画卷,烙在他们每个人的记忆深处,往事如烟,温馨如昨,相聚使他们重温起那一同走过的日子,回忆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历久弥新,永不褪色。
吴枫,林蓉,方海峰,倪琴琴四位同学乘坐在一辆出租车上,很快就回到白茆镇,方海峰倪琴琴跟两人道别后,只剩下吴枫和林蓉俩人。
俩人手牵手的从桥头走到林蓉的村庄,一路上有说有笑。
林蓉:“我到家了,你回去慢点吧”
吴枫:“我还不知道你的家住在哪呢”
林蓉:“怎么?你想睡我家?”
吴枫:“想啊,我还没有见过我岳父岳母呢”
林蓉:“别贫了,早点回去吧”
吴枫:“好吧,晚安”
一念 成 魔
吴枫目送林蓉的背影,看着林蓉用一束大红色绸带扎在脑后的黑发,宛如幽静的月夜里从山涧中倾泻下来的一壁瀑布回头向他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