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黃金召喚師-第八百四十五章 無敵之姿分享

黃金召喚師
小說推薦黃金召喚師黄金召唤师
大商国,上京城,今日细雨蒙蒙冷烟如幕笼罩着整个皇城……
皇宫中,政事堂中的窗户打开着,窗户外面的琉璃瓦上,挂着一条条的水线,如万千珠串落下,别有一番美感。
政事堂里的铜鹤的鹤嘴冒着烟,一缕氤氲的香气在书房里飘荡着。
北堂忘川正坐在政事堂的主位上凝神在听着裁决军统帅林毅的汇报,主位前面桌子放着一份份的案牍,而主位后面,却是大商国的万里江山图的屏风。
北堂忘川身上穿着一身皇太子的四爪金龙弁服,头戴衮冕,那弁服为皇太子处理公务时所穿,由鹿皮制作,金色衫衣,白娟下衣,皮带,皮腰包,小绶带,双佩,金钩,既华丽威严,又有着皇家的霸气。
多年不见,北堂忘川也成熟了很多,目光更加的犀利深邃,他的嘴上,蓄起了胡须,那两撇八字形的浓黑胡须,让北堂忘川看起来威严更甚。
整个上京城的人几乎都知道,北堂忘川即将即位,从三年前开始,大商国的皇帝北堂兆就一直在闭关,几乎所有的朝政,都让北堂忘川处理,特别是朝中的大臣任免,已经完全由北堂忘川一手把持,现在几乎整个朝堂之上,都是北堂忘川的人。
之前北堂忘川的弁服上绣的是四爪蟒,而去年,北堂兆按照大商国的皇室礼节,正式赐北堂忘川四爪金龙弁服和大礼衮冕,这种种迹象,都说明,北堂兆即将退位为太上皇,彻底隐居幕后,而北堂忘川即将正式成为大商国的皇帝。
唯一没变的,似乎只有裁决军统领林毅。
林毅似乎永远都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脸上的皱纹不增不减,身上永远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整个人的气息永远不温不火,就连林毅身边的人都不知道林毅此刻的修为到底到了何种地步。
政事堂内,回荡着林毅温和醇厚的声音,这声音也只在房间里回荡着,无法传出去,这政事堂内的秘法布置,已经把这里的一切声音都隔绝了,就是防止外面的人窥伺。
“……根据裁决军得到的信息,夏平安那一战击杀了祖摩天,胡长陵还有天煞三位半神强者之后,一个人在木蛟洲的外海上空逗留七日,等着别人挑战,但这七日,无一人敢应战,随后夏平安就破空而去,出现在血魔宫,一人再次摧毁刚刚重建完成的血魔宫,彻底血洗血魔宫,杀得血魔宫尸横遍野,再无一个活人……”
听到这里,北堂忘川精神微微一震,微微摇了摇头,“没想到血魔教也有今天,
这一下,血魔教算是彻底完了……”
林毅点了点头,“是的,血魔教算是彻底完了,当日木蛟洲海上一战,夏平安除了击杀祖摩天之外,整个血魔教六阳境以上的强者高手几乎全军覆灭,被夏平安斩杀,再加上这些年血魔教为了寻找夏平安,在弑神虫劫折损了不少高手,当初的血魔宫还被兽族的大圣摧毁一次,元气大伤,祖摩天又被狂神重创,这变故接二连三,换成别的宗门,早已经衰落,只是因为祖摩天还在,所以一直还在撑着,这次祖摩天被夏平安击杀,血魔教将彻底成为历史,根据裁决军从各大洲收集到的情况来看,现在的血魔教,已经彻底乱了,变成一团散沙,剩下的一些小杂鱼,已经纷纷脱离了血魔教,而之前一直被血魔教压制的各地势力和血魔教的那些冤家对头,已经开始追杀清剿起血魔教的那些残余势力……”
“然后呢,在摧毁血魔宫之后,夏平安又去了哪里?”北堂忘川追问。
“在摧破血魔宫之后,夏平安好像去了弑神虫劫的黑魔山?”
“好像?”北堂忘川眉头微皱,从林毅的口中,他很少听到这种模糊的词汇。
“咳咳,殿下请见谅,弑神虫界的情况特殊,裁决军和大商国在弑神虫界的情报传递没有那么及时,从弑神虫劫收到的情报,要从其他方面验证也需要时间,这情报我们刚刚收到,暂时还无法从其他渠道验证,所以……”林毅的脸上露出一丝难色。
“好了,我明白了,继续说下去,弑神虫界发生了什么?”北堂忘川点了点头。
“弑神虫界的黑魔山是天煞盟的总部所在,当然,这个情报一直没有被证实,夏平安去黑魔山,摧毁了天煞盟的总部,听说天煞盟死伤惨重,被夏平安血洗,天煞盟的另外一个半神太上护法阴如海,也被夏平安在黑魔山斩杀……”
“嘶……”北堂忘川倒吸一口冷气,“夏平安再次斩杀了天煞盟的一个半神强者,连天煞盟也没有放过么?”
“是的,天煞盟中半神强者就只有天煞盟盟主天煞和天煞盟太上护法阴如海两个人,这两人都是老牌的半神强者,也是天煞盟的支柱,这两人一死,天煞盟以后就算还能存在,恐怕也只能沦落为三流势力……”
北堂忘川点了点头,“之前我就听说天煞盟和太古遗族势力勾结,这次夏平安摧毁黑魔山,斩杀两个天煞盟的半神,可谓是大快人心,如此人奸,不能留啊……”
“是的,之前不少人对天煞盟都敢怒不敢言,哪怕是半神都不敢轻易惹上天煞盟,没想到夏平安这次斩杀天煞盟的两个支柱,天煞盟未来搞不好要步入血魔教的后尘!”
“既然血魔宫和黑魔山都去了,那夏平安接下来是不是去了胡家?”北堂忘川问道。
“不错,殿下猜得对,我们收到的确切消息是,在黑魔山战事几乎刚刚结束,夏平安几乎就出现在了神裔家族胡家万湖城,摧破胡家传承的护山大阵,击杀胡家四位堂主五位长老,几乎摧毁了大半个万湖城,最后是胡家的太夫人抱着她只有三个月大小的玄孙,率领胡家全族男女老幼七万八千多人全部跪在夏平安面前,请求夏平安留胡家一条生路,发下血誓磕头认错,胡家以后世代为夏平安后代之附庸,夏平安才放过胡家,离开了万湖城!”
“壮哉……”北堂忘川听得热血沸腾,双眼放光,忍不住击掌赞叹,“所谓快意恩仇,不过如此,我之前就听说那胡家的太夫人不是等闲之辈,没想到这次居然能在胡家倾覆之际救下胡家,的确是女中豪杰?”
“胡家的太夫人原本就是出身其他的神裔家族,非一般女子可比,这次胡家的半神老祖行差踏错,居然参与围杀夏平安的行动,被夏平安报复,如此才给胡家带来灭顶之灾,听说之前胡家就向其他神裔家族求救,但无任何一个神裔家族来援,这种事,动辄就能让家族的半神强者陨落,任何神裔家族都避之唯恐不及,而且这次是胡家自己犯错在先,所以才造成这样的结果!”
小農民大明星 小說
“夏平安如今,真的已经如此强大了么?”北堂忘川微微有些失神的问道,“那主宰魔神的悬赏令,居然都无人再敢去应接了?”
林毅点了点头,“的确如此,一战能斩杀三个半神,这样的实力,已经震古烁今,历来能有这种战力的半神强者,也都寥寥无几,如今的夏平安,应该已至半神的巅峰之境,堪称无敌,在这个境界中,已经没有半神能将其击杀,就算能有人组织一堆半神去围杀他,让他不敌,但也无法阻止他逃离,而他一旦逃离,日后一个个的报复起来,谁能挡得了?正是因为如此,夏平安在木蛟洲外海约战天下,逗留七日,无一人敢去,而且夏平安在胡家还留下一句话,以后谁要再敢暗算他和其他渡空者,他必定要找上门,让敢出手的人付出血的代价,毁其宗门,灭其家族,谁能不怕呢?”
“血魔教,天煞盟,神裔家族,以一人之力摧破三大势力,他的确有资格说这个话!”北堂忘川长长吐出一口气,幽幽说道,“没想到当年我们裁决军的一个小小的督查使,如今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境地了,居然就已经进阶半神,有无敌之姿,威压天下,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这半神之境,真的那么容易达到么,唉……”
北堂忘川最后的叹息声中,充满了羡慕,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情绪,北堂忘川也是召唤师,作为一个召唤师和大商国未来的皇帝,面对着当年的“故人”已经进阶半神的现实,要说他心中没有一点想法和失落,那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英雄再临(英雄?我早就不当了)
他的父皇北堂兆为什么闭关,不就是因为还无法站在半神巅峰,魔门大开天下汹汹,封神之路又太过崎岖么?他为什么现在还无法即位,也是实力不够啊,要是他能早日进阶九阳境,北堂兆多年之前就已经把皇位传给他了。
“殿下无需羡慕,作为渡空者,夏平安身上一定有大秘密,如不是如此,主宰魔神何须为他大动干戈,这样的人,经历大磨难,也有大气运,千百年也难出一个!”林毅也摇了摇头,“我今日想到当年夏平安在我们裁决军中的情景,也都如在梦中……”
北堂忘川打起了一点精神,声音一下子也冷了起来,“对了,有那个人的消息么?”
林毅知道北堂忘川说的“那个人”是谁,在这皇宫之中,连名字都不能说的人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北堂忘山,这个人虽然逃走,但一直是北堂忘川的心腹大患。
“那个人最近一次出现,还是一年前在璇玑洲,裁决军派出的几队追杀那个人的高手最近都没有传来那个人的消息……”林毅低头回答到。
“不要放松,继续加派高手,给我把那个人找出来,我知道那个人,一定不会甘心就这么失败以后只能逃亡的,他一定在准备着什么!”北堂忘川皱着眉头说道。
“是!”
“夏平安呢,现在还有他的消息么?”
“夏平安自离开了胡家的万湖城之后,最近几日,行踪成谜,无人知道他到了哪里!”
“要是他还能为我所用……”北堂忘川自语一句,但话说了一半,他自己就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如今的夏平安,已经不是当初的夏平安, 这样的无敌的半神强者,不可能被他驱策,就算是他爹再面对着夏平安恐怕都要恭敬点,因为半神的世界,实力为尊,他又有什么资格和能力去让一个这样的半神听他的话呢。
对于北堂忘川的自语,林毅就像没听到,不说话。
“对了,草草呢?”北堂忘川突然想起了什么。
“公主殿下又去了周公楼!”
“哦,这丫头……”北堂忘川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
同一时间,上京城中!
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夏平安打着一把油纸伞,脸色平静的走在这细雨蒙蒙的城市,他的身边车水马龙,那飞驰的马车的车轮轱辘辘的转着,碾压着地上的积水,撑伞和穿着雨衣的行人脚步匆匆,无一人会对着他多看两眼。
夏平安在雨中漫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再来这个地方,只是莫名其妙的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