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劍中影之十大劍客 起點-第408章 氣與氣合推薦

劍中影之十大劍客
小說推薦劍中影之十大劍客剑中影之十大剑客
“师太果然是慧眼如炬,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眼睛。”惟见大师见又被梅韵师太说破,只得稍显尴尬地回答道。
“能不能成为武林盟主,那得看他的造化,并不是贫尼支持谁,谁就一定能成为武林盟主。”梅韵师太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似是觉得这些少林派的老和尚,都有些无趣,所以也才有几分不高兴。
“不是小僧夸口,试问眼下江湖之中,除了师太几位前辈高人,年轻一辈当中,却还有谁比小僧更有资格当这武林盟主?”惟见大师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宝历小僧便抢先开口说道。
“小和尚,你倒是很狂妄啊!”梅韵师太听他如此说,自然更加地不高兴。
大凡出家之人,多是无欲无求、十分懂得礼仪谦让的和善之人。即便你真要与人争一时长短,也至少应该像惟见大师一样,不要显露得太过明显,这样也不会失掉出家人的风范。然而宝历小僧却完全像一个已经成名多年的江湖顶尖高手,根本不把其他任何人放在眼中。
尊重换来自尊,信任导致诚实。
序列玩家 小說
你既然不把别人放在眼中,那别人自然也不会将你挂在心上。
“不是小僧狂妄,小僧说的都是事实。”龙相小僧宝历却并不觉得自己的作派有任何不妥,即便在长辈梅韵师太面前说话,也一样嚣张跋扈得很。
“小和尚,凡事不要说得太满,也许你所能看见的江湖,的确已经没有人是你的对手。可是这江湖之中,从来都是藏龙卧虎,在看你看不见的江湖之中,比你厉害的人,恐怕还多得很。”梅韵师太冷冷说道。
“师太说得自然没错。可是,要当这武林盟主,恐怕不仅仅只是看武功高低吧!还得看看,他是不是众望所归,能否得到江湖各派英雄的承认,不是么?”宝历小僧说得倒是很有理,似乎还真有一些见识。
“可是贫尼敢肯定,如果一个出家人,在你这样的年纪,便已经不懂得谦虚,而且飞扬跋扈得紧,那么他一定不会成为江湖上众望所归的那个人。如果真像小和尚你所说,武林盟主不论武功,而只论威望与人缘,那么年轻一辈之中,恐怕非第五行莫属。如果他站出来争夺武林盟主之位,恐怕以他现在的名声,根本没有多少人反对,绝大多数江湖正道之士,都还是会支持他的。”梅韵师太立马严厉驳叱宝历和尚道。
“第五行?他的武功......”
“呵呵!小和尚,你还真能绕。我说武功,你便说威望;我跟你说威望德行,你便又绕回武功。好!那就说武功,十大剑客之中,前面的五位,恐怕你也不会比他们厉害多少。天行剑狂笑月歌自是不必说了,就算是慢剑神胡大侠,恐怕武功也远在你之上。你倒是觉得第五行的武功,比你差了不少。不过,贫尼告诉你,只要他参透玄机,将他体内的潜能发挥到极致,别说是你,就算是贫尼,也没有十分足的把握能够胜他。只是他现在尚不能自知,自己究竟能有多大的能耐。小和尚,你太年轻了,还是先跟你师父多念几年佛经,再出来行走江湖吧!”梅韵师太说完,便也不理惟见大师等人,只自顾自地开始打坐参禅。
惟见大师本来是想带宝历小僧过来,让他得到梅韵师太的支持,不想反而让梅韵师太将宝历数落了一顿,这立马倒显得有些弄巧成拙。
“师太......”
惟见大师还想说话,却已见梅律师太说道:“掌门师太要开始清修了,诸位大师还是请回吧!”
惟见大师和诸位高僧,却都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似是对结果很是不满。
只是待惟见大师刚要出门之时,却又听梅韵师太叫住他道:“方丈大师,贫尼有一句话,还是希望大师能时刻记在心上。”
“师太请讲。”惟见大师只在门口转身回来说道。
只是梅韵师太却等了一下,但见宝历小僧和其他几位惟字辈大师出去之后,这才对惟见大师说道:“你徒儿煞气太重,大师须要严加管教,如若不然,小心惹祸烧身。”
惟见大师却还想多问,但见师太已经开始闭目诵经,于是便也没有开口,随即又转身出去了,只是他心中却对梅韵师太的话仍然有几分不屑。先前任逍遥第一次见到宝历小僧之时,其实也同样跟惟见大师说过类似的话。只是那时惟见大师一心想让宝历小僧出头,所以便认为任逍遥是在诓他,也就根本没有在意。现在梅韵师太也跟他说了差不多的话,虽然他还是不信,但却已经有些上心了。
只是等惟见大师刚刚走开,梅韵师太却又突然睁开眼道:“劫数啊!”
“什么劫数?”梅律师太不解,于是立马问道。
“我原本以为,只有圣殿的盛凌人想借这次武林大会起势,不想少林派却也不甘寂寞,要过来趟这浑水。哎!”梅韵师太只摇遥头叹道。
琉璃娃娃 小說
赤焰神歌 小說
“有少林派替武林主持公道,不是正好么?”梅青也有些不解。
“呵呵!你们刚才没见着那个小和尚么?他年纪轻轻,而且还是个出家人,却居然面露凶相,说话也十分轻狂,似乎根本不把其他任何江湖中人放在眼里。这样的人,原本就不应该当出家人,可眼下少林派却将他视为宝贝,还认为他是少林派复兴的希望。这不仅是少林派的不幸,也是武林的不幸。”梅韵师太似乎好像已经预料到将来会发生什么一般。
“我看那小和尚就挺好啊!”梅律却并不赞同掌门师太之言。
“看人要用心,而不要光用眼睛。”梅韵师太说着,这次便真地要开始打坐参禅了。
梅青和梅律两位师太跟随梅韵师姐多年,自然对她的习惯甚是了解,也都不再打扰,两人便径直闭门而去。
只是梅韵师太刚刚闭目参禅不久,忽然猛地一睁眼,神情顿时变得有些紧张。
像她这样的顶尖高手,如果还能有谁能令她感到紧张,那人自然也是跟她一样,同样是武林的顶尖高手了。
梅韵师太虽然睁开了眼,但是却并没有动,而是仍然盘膝坐在床上。她的嘴唇微微一笑,似是已经知道是谁来找她了,即便她也还没有看见那人。
呼!
突然房顶一声风响,竟然是直接从梅韵师太房顶的瓦片之中吹进屋来。虽然风声很大,但是却并没有吹掉哪怕一片瓦块,而只带下一小缕尘埃。
梅韵现太看着那房顶之上掉落的尘埃,只缓缓在从空中飘落下来。虽只是一些尘缓,但却好似连在一起的轻纱,竟然在空中始终连为一体,并未有任何分散掉落之意。而且那一缕尘沙似是还得了某种命令,只缓缓向梅韵师太飘飞了过来。
梅韵师太看见那一缕尘埃,人顿时没有那么紧张了,但却已经暗自运起真气,似乎在提防敌人的偷袭一般。
尘土还在空中飘飞,而且竟还悬浮在了空中,既没有任何飘散之意,也根本再没有任何下坠之势。
梅韵师太仿佛已经有所预料,只完全运起真气,而那缕尘埃,便是她将要面临的大敌一般。
果然,那飘飞的尘埃飞到梅韵师太面前,突然便化成一道细线,只向梅韵五官缝隙之处钻去。梅韵师太显然早有防备,右掌只微微一运气,身体四周顿时形一股强烈气团,只稳稳将她的身体护住。
那缕尘埃化作一道细线,只连续冲击梅韵师太周身的气劲好几次,却都无法冲破气团。梅韵师太左掌再出一掌,顿时一个看似轻微,实则后劲无穷的力道,只“呼”地一声袭向那缕尘埃。
只听“噗”一声,那缕尘埃便好似风中烛火,一下子便被吹灭,顿时全都化为无数几不可见的小沙粒,轻飘飘地落到了地面。
梅韵师太还是没有起身,因此她已经知道,那偷袭她的人就在周围,根本就还没有离开。
“吱呀”一声响,梅韵师太房间里的桌子,突然无力而动。梅韵师太,只得再运起真气防备。那桌子先只是抖动了一下,而后便突然以飞快的速度,直沿着地面向梅韵师太平压过来。梅韵师太右掌一掌拍出,正好打在桌沿之上。只是他掌力虽强,却居然并未将那并不结实的木桌击碎,而只“啪”地一声,先将桌面上所有灰尘尽数弹起,而那张桌子,却又完全回到原地,便连四只桌脚的位置,也都一模一样,就好像根本没有移动过。
圣气功,本是一门十分高深的内家气功,而且属于气功中最高深的意念气功之列。
意念气功,顾名思义,便是按自己的想法,以气御物,竟而在无形之中进攻对方。这种武功,最可怕之处,便在于你也许根本看不见敌人,但却已经被敌人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