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無限天乩 傾世人妖-第110章賠償款相伴

無限天乩
小說推薦無限天乩无限天乩
余泽恒一听龚云这么问心头就是一紧,他已经隐隐猜到对方找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当下神色就有些紧张。不过随即就恢复了淡定问道:“你问这干嘛?这是治安部的事,想知道先去办手续。”
“这么说是你了?”龚云挣开秦尧的拉扯一把抓住余泽恒的衣服领子,他如今有三倍的体量了,而对方又不是那种有体重的类型,直接将对方提的脚后跟都离地的拉了过来。
tempest
“龚云,有事找他们部长。”秦尧赶紧提醒道。
“你们部长在不在?”龚云不想违拗秦尧的劝说,因为他知道秦尧对于事情的分析能力要比自己高。
“我们部长在五楼。”后面一位队员赶紧回应。
“你放开我,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气了。”余泽恒很是正气凛然的警告道。
“你最好还是别和我客气,那样的话我就有正当理由揍你了。”龚云不理会余泽恒的挣扎,拖着他直接上楼梯。楼梯的旁边就是电梯,可他就是没走电梯而是选择楼梯,一路拽着他向上走。
“怎么回事?”跟随余泽恒的队员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们是谁?”
“我叫秦尧,刚才上去的那个是我负责辅助的对象,他叫狂战。”秦尧很是歉意的解释。
“狂战?狂飙小队那个?他抓我们队长干什么?””
“紫兰街那场纠纷你们都在吗?那个卖票的是我们的朋友。你们队长利用职权谋私,伙同田园小队讹诈了马田12万贡献币的事你们在场吗?”秦尧问着进了电梯。
“什么12万贡献币?”七八个队员相互看看随后赶紧跟上了楼梯,他们没有去乘坐电梯,因为楼梯里还在传来自己队长的叫嚣。
在一个转角处几个队员发现了余泽恒的一双鞋和一只袜子,龚云自然不可能还好的和他手拉手上楼,虽然说余泽恒别看身材瘦弱,但力气可不小。
不过和三倍体量的龚云比起来还是要差了很多,龚云故意把手压得很低,余泽恒几乎是手脚并用的才能跟上他。
“你这是对我们执法者的不尊重。”余泽恒有些恼羞成怒,这可是自己工作的地方,这里的人他们都相识,这样像条狗一样被人拖着上楼,实在是令他难以忍受。
可是他也明白,玩真的自己绝对不是这大块头的对手。所以一路被拖上来虽然有很多机会还手,但还是没敢,他知道这是对方在故意给自己机会。一旦自己反击绝对是一顿胖揍,要不然干嘛有电梯不走非要走楼梯?
龚云也不搭理他,如果不是秦尧的阻拦,他绝对会先把这人揍一顿再说。
如果马田真的有什么大错那他也没辙,但这件事摆明了是马田吃亏,而且田园小队似乎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然而却是这么个本应该调解问题的人把问题给扩大化了。
一般的猎杀队员或许会给这小子点面子,但是他可不在乎。统战部两位大佬明确表态过,只要有分寸就行,别动不动就开枪动刀的就没关系。
战神计划培养的是什么?那是战神,不好斗那还叫战神吗?他也得配合着点不是?
那位姓于的队长也跟了上来,他很好奇这余泽恒究竟干什么了,战神计划的培养对象居然找上门来要修理他?
这一路吵吵嚷嚷的将每个楼层的人都给吸引了过来,都好奇的看着一个身穿绒线上衣的男子提着余泽恒顺着楼梯向上爬。
“怎么回事?那人是谁呀?干嘛要拖着余队长上楼?”
皇女的珠宝盒
7楼的电梯门打开,秦尧从里面出来。听着楼梯井里的声音知道龚云也快上来了,这时候七层有好几个工作人员正趴在楼梯口看情况。
“请问一下你们部长在哪个办公室?”秦尧探着身子朝下面看了看,问身边一个工作人员。
“我就是,你找我?”男子打量了一眼秦尧。
“孙部长,我是狂飙小队狂战的辅助者秦尧,下面的人就是我的老公龚云。”秦尧解释道。
孙部长有点迷糊,狂飙小队的狂战是谁?龚云这个名字他倒是知道,因为他有看直播。
五星物语
“你就是龚云的辅助者秦尧是吧?狂战又是谁?”孙部长立刻客气的问道。
这龚云虽然只是个被培养者,但那可是直接受统战部管辖的人,他一个人背后却有一个团队在为他服务。
虽然没自己管辖的人多,但那都是希望岛高层的人,他的职位虽然也叫部长,但他这个部长和统战部的部长可不是一个层次。
治安队属于民用团体,统战部那是军方的最高统领机构,统战部直接关注的人他自然也不会怠慢。
“狂战是他在狂飙猎杀队的称呼,我们这次来是有事找孙部长你给做主。”秦尧看着已经露出身形的龚云解释。
重生之香妻怡人 妙靈兒
“那不是余泽恒吗?他和那龚云能有什么过节?他会傻到去招惹龚云?”孙部长神色古怪的看着一个身材魁梧到极点的男子,拖着大叫不止得余泽恒上来很是不解。
这余泽恒只是治安队的一个小队长,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去招惹这未来的战神呐!什么情况这是?
“龚云,你放手,这位是治安部的孙部长。”秦尧等龚云将狼狈到极点的余泽恒拉上来才过去将龚云的手给分开。
“孙部长,我来找你评理,这小子执法犯法,以权谋私。”龚云拍拍手把手伸过去。
孙部长满脸狐疑的和龚云握了握手。“我们到办公室谈。”
随后神色怪怪的看了一眼余泽恒。
这一路被拖上7楼,余泽恒的裤子都要掉了,他的队员把袜子和鞋递给他。
余泽恒穿上,神色很是难看的从地上起来,他知道,不管今天这事怎么解决,自己在治安部的形象算是彻底毁了,绝对会成为一大笑柄。
“进来吧,你要是老实跟我上来何必弄的这么狼狈?”龚云在关门之前十分友好的招呼余泽恒。
“怎么回事?”孙部长很是疑惑的问道。
“龚云武士你请坐。”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以前的一个队友,前些日子出了点问题,现在在紫兰街那公园门口卖票,和田园小队两个人闹了点纠纷,本来猎杀队成员有点过节打一架出出气也就过去了。”
“可你们这位余泽恒队长硬是拉着田园小队讹了我那兄弟12万贡献币。我都问了,田园猎杀队那边说他们根本就没要什么赔偿款,他们两个人我那兄弟一个人还只是名医生,现在还有伤在身,只是轻微的拉扯根本就算不上打架斗殴,就更别说什么赔偿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