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遼東之虎 線上看-第一九七章鑒賞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西伯利亚乌拉尔煤矿!
天刚蒙蒙亮,一声哨响突兀的响起。
“操他妈的!”安德雷亚斯感觉自己刚刚睡醒,却又被哨声吵醒。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透过房顶的空隙看了一眼。
天边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鸟还没叫呢。
“起来,你们这些狗才。
起来, 猪猡,说你呢。”
大家伙还在揉眼睛,两个俄国人监工已经冲了进来。
手里的棍子胡乱的朝床铺上的战俘们身上招呼!
“狗娘养的!”安德雷亚斯用法语骂了一句。
“小点声,那狗娘养的听得懂法语。”身边的比利亚雷亚尔小声说道。
“他们就是大明人的狗!”安德雷亚斯一边快速的穿衣服一边嘟囔。
一屋子法国战俘跑出了木屋开始站队!
刚刚走出门,大家就闻到了一股烧焦皮肉的味道。
“该死!”所有人都默契的向不远处冒着黑烟的大烟囱看了一眼。
那座熊熊燃烧从未熄灭过的锅炉,不知道已经吞噬了多少法国战俘。
反正从安德雷亚斯来到这里的时候, 那座锅炉从未熄灭过。
比利亚雷尔曾经去那里干过活儿, 他说锅炉里面排出来的残渣还有成人形的骨骼。
那些骨灰被一个已经疯掉的战俘砸碎,然后装进一个个袋子里。
听说这些东西要被拿去做肥料洒到地里面。
战俘的宿命就是回归大地!
满月
不知道这是谁说的话,但在这里就是血淋淋的事实。
干活不卖力气要被杀,生病了要被杀,受伤了要被杀。
反正,只要你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会被那些俄罗斯和法军监工用棍子活活打死。
然后就像燃料一样,被塞进那座永远都填不满的锅炉里面。
太阳刚刚露出一点点头,血红血红的。
阳光一点儿都不刺眼,法军战俘们全都在看。
这种在地平线上观看日出的机会不多!
从他们站的地方看过去,地面上没有一丁点儿障碍物,甚至连颗树都没有。
没有任何东西阻挡视线!
西伯利亚就是这样的荒凉!
好在现在已经是春天,冬天的时候,能够听到风像魔鬼一样怒吼。
那些该死的俄国人会拉出几个倒霉的战俘,然后命令他们在西伯利亚的寒风中脱掉衣服。
他们在赌谁会第一个被冻得倒下!
第一个倒下的人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会被活活的冻在地上,尸体硬的野狗都啃不动。
有一阵子,地面上冻了几十个睡着了一样的战俘。
白花花的身子被冰雪覆盖,路过的时候不小心就会踩到。
有时候看到雪地里面突兀的竖起一只手或者一只脚, 场面非常的诡异。
“还没到换班的时间,怎么会把我们召集起来?”有人看了一眼太阳,很明显还没有到八点钟。
“谁他娘的知道!”比利亚雷亚尔嘟囔了一句。
“啪”呼啸而来的棍子,狠狠抡在了比利亚雷亚尔的脑袋上。
“列队时不准说话!”阿雷奥拉对着头破血流的比利亚雷亚尔喊了一嗓子。
“安德雷亚斯也说了。”比利亚雷亚尔哭着喊道。
“他是我朋友。”
“砰!”阿雷奥拉的棍子再次抽到了比利亚雷亚尔的身上。
“我错了!我错了!”比利亚雷亚尔一边哭嚎一边求饶,可阿雷奥拉的棒子一下一下的朝着他身上招呼。
一棒子抽到了比利亚雷亚尔的太阳穴上,所有人都清晰的听到了“咔嚓”声。
比利亚雷亚尔不再挣扎,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灰白色的脑浆,顺着伤口泊泊的流出来。
“拉走,拉到锅炉房去。”阿雷奥拉凶狠的喝道。
“是!”两个战俘拖着比利亚雷亚尔艰难的挪向锅炉房,虽然所有人都看到比利亚雷亚尔还有呼吸,可却没一个人敢说话。
“一会儿我举手你就举手!”趁着大家都在看抬走的比利亚雷亚尔,监工头子卢卡斯小声对安德雷亚斯说道。
“为什么?”安德雷亚斯不解。
“别问,想活着就跟着我举手。”
“我不做法奸!”
“闭嘴!”
安德雷亚斯无奈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好友,他们战前就是好朋友。
有幸分到了一个连队,然后……又一起成为俘虏。
不过卢卡斯和阿雷奥拉因为宣誓效忠大明,因而成为了管理战俘们的监工。
而安德雷亚斯不愿意,所以他就只能做悲催的矿工。
每天在漆黑的井下工作十小时以上,上来的时候整个人跟黑人没区别。
如果没有两个朋友的照顾, 安德雷亚斯活不下来。
也正因为有这么两个有“权势”的朋友, 安德雷亚斯也受到了其他战俘们的孤立。
“你们有谁愿意为大明服务, 为大明献出生命?”站在队伍最前面的卢卡斯高声喊道。
下面没有回答,大家都木然的站在晨曦里面,不知道卢卡斯要干嘛。
“愿意为伟大的大明帝国作战的,举起手来。”卢卡斯再次高喊。
战俘们仍旧木然的看着他。
估计又是矿井出了什么事故,需要组织敢死队了,鬼才愿意这时候下到地狱一样的矿井里面去。
站在安德雷亚斯身边的阿雷奥拉抓起他的手高高举起!
安德雷亚斯想往回抽,却没有抽回来。
严重的营养不足,让他根本比不过阿雷奥拉的力气。
“干什么?我不当法奸!”
“闭嘴,我们走了,你会被新监工活活虐待死的。
闭嘴!”阿雷奥拉恶狠狠的在安德雷亚斯耳边说道。
“走?你们要去哪里?”安德雷亚斯诧异的说道。
“去为大明作战,需要的名额很少,只用那些对大明忠诚的人。
看看那些混蛋的眼神儿,我们走了,你就死定了。”
“好,卢卡斯,安德雷亚斯,孔特,奥尔比,热望……!”卢卡斯一连点了七八个名字,都是跟他们关系不错的朋友。
这些人全都被他提前告之,今天要举手。
卢卡斯把一行人领出来,带到俄过监工面前立正战好。
“嗯!
不错,让他们洗个澡,那边安排了早餐,吃饱了再上路。”
吃饱!
这个词儿对于战俘们的诱惑太大了!
在他们来到乌拉尔煤矿之后,没人体验过吃饱到底是个什么感觉。
每天吃的,不是土豆就是地瓜,好多还是发了霉的土豆和地瓜。
发了霉的地瓜磨成粉,蒸熟之后吃在嘴里苦的要命。
可就算是这样的东西,也不能保证吃饱。
每顿每人只有半碗的配给!
一行人被带来了食堂里面,早就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满了食物。
粥是玉米面的粥,黄乎乎的一大碗。
还有白白的,被称作大明披萨的大包子。
桌子中间摆着几碟小咸菜!
这些就是那些大明人的早餐,以往大家伙都只有看着的份儿,现在居然能吃到这个。
没人问为什么,也没人想着谦让一下,所有人都和饿狼一样抓起包子就开始吃。
白白的,热气腾腾的大肉包子里面全是肉。
除了卢卡斯和阿雷奥拉,他们大多数人已经至少半年没有吃过肉了。
现在能尝到一口肉味儿,真他娘的香。
“那些人怎么跟狗一样吃东西。”
“都说欧洲人干净,我看个个脏的跟猪一样。”
“就是,也不洗手就吃饭。”
“他靠,他们居然不怕烫。”
“还真是,包子那么热,他们怎么就能吃得下。”
一群大明人,好像看猩猩一样看着一群法国战俘在抢包子吃。
不怪这些大明人看着心惊肉跳,拳头大的包子扔进嘴里嚼两下就不见了。
至爱逃妻,骗婚总裁很专情 小说
甚至有嘴大的,几乎不嚼就是生吞。
有人噎的直翻白眼,可手还在往嘴里送。
一大笼屉包子,五分钟之内团灭。
“不能再给他们吃了,会撑死的。”
好心的大明厨子看得心惊肉跳,阻止了小学徒要继续添包子的做法。
“这些人要去干嘛?给他们吃这么好?”
“断头的营生呗,死囚还给吃一碗断头饭呢。”
“每天这里都死人,你看哪个死前吃饱饭了?”
“那要让他们干嘛?”
“我听说,大帅要在战俘里面选一些心向大明的人出来。
然后把他们组成军队,去中东跟库尔德人作战。”
“库尔德人?”
“不是孙军门在中东打库尔德人,听说战果还不错。”
“啥不错啊!
前些天刚刚被人家埋伏掉了一个廓尔喀人营!
听说死了一百多,还被抓了两百多人。”
“印度人还能打仗?
我跟你说,我表哥去过印度。
我听他说,他见过印度人喝牛尿。”
“你滚蛋吧,哪儿有人喝牛尿的。”
“真的,我表哥亲眼见到的。”
“不信!”
“我好像也听说了,印度人喜欢喝牛尿。”
“而且他们还喜欢喝恒河水,死后也堆在河边烧,拉屎撒尿的尿盆也往恒河里面倒。
上游的人倒尿盆,下游的人还在洗菜洗米。”
“你可别说了,越说越恶心,都他娘的吃不下饭了。”
“对,再说就给你扔到那屋里和法国人一起吃。”
法国战俘们是听不懂大明话的,吃过了饭就有两个大明人开过来两辆拖拉机。
卢卡斯带着大家伙上了拖拉机,看着越来越远的乌拉尔煤矿,安德雷亚斯流下了眼泪。
他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离不开那里了。
拖拉机把他们送到了位于三十公里外的另外一座矿山就走了。
这座矿山里面,也有被选出来的十几个战俘。
来了一辆卡车,昏昏沉沉的坐着卡车,一直开了一天一夜。
一路上,大白天的也能听见狼嚎。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坐汽车,他们来的时候是徒步行进。
好多掉队的人被直接扔在了荒原上,估计现在骨头都已经被狼啃光了。
广袤的西伯利亚荒原上,除了一些矿山之外,连牧人都没有。
野狼是这里的主宰,狗熊是这里的老大。
如果足够幸运,你可能还会碰见老虎。
很大只,一口能咬掉你脑袋那种。
终于到了目的地,所有人都累得腰酸背痛。
下了卡车,在路边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他们就被带到了一个火车站里面,这里面已经有了数百名法国人。
兵站里面给每个人发了一张大饼,一盒午餐肉罐头。
好多人不会打开午餐肉罐头,硬是用牙咬。
结果划破了嘴,弄得鲜血淋漓的。
“我们要被带到哪里去?”
卢卡斯问身边的战俘。
这是战俘之间问的最多问题。
没人回答,或者说没人知道。
他们只看到,站台上有许多持枪站岗的俄军士兵。
那些俄军士兵好多年纪都很大了,居然还有女兵的存在。
差不多有一年了,别说尝过女人的滋味儿,就连看也没看到过女人。
法国人的眼睛里面,射出狼一样的眼光。
不过很快,他们被另外一群人吸引了。
一列火车到站了,闷罐车厢里面下来了两百多个德军战俘。
再然后,他们又看到了百十个英军战俘。
在火车站席地而眠两天之后,火车站里的战俘数量足足有两千人。
大家发现,这些战俘都是英国人、法国人、还有德国人。
或许是这三个国家的战俘人数比较多的原因!
火车站开了一列闷罐车,战俘们被牲口一样的吆喝着上了闷罐车。
每人上闷罐车前,都给发了四个馒头一盒午餐肉罐头。
每个车厢里面,还给灌了一大汽油桶的水。
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去干什么。
穿越之爆笑无良女
反正,只要离开矿山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怎么着都成。
卢卡斯很活跃,短短的几天之内,他已经和好多战俘混熟了。
打听了这些人被俘后的生活,他发现这些人和自己很相似。
他们大多被送到了矿山上,干一些超级繁重的体力活儿。
每天都有战俘在劳累中死去,又有新的战俘被送过来。
而他们之所以能够在矿山里面活这么久,全都是因为他们愿意为大明人服务。
这里的人里面,十个有八个是监工。
剩下那两个跟安德雷亚斯一样,是被这些监工裹挟来的人。
“现在我觉得,大明人可能是要我们去打仗。”卢卡斯小声的对自己的伙伴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