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太莽 關關公子-第十二張 爲師也不小呀~閲讀

太莽
小說推薦太莽太莽

雷霆裹挟强风,掀起数丈高的巨浪,密集雨珠倾盆而下,天地昏暗无光。
一座黑色礁石立汪洋之中,上方修建着高塔,顶端闪烁着隐隐流光。
碍于滔天巨浪,塔上的门窗早已封闭,只留一名负责看守中继塔旳修士,顶着风雨在高塔顶端怀疑人生。
海礁边缘,一个狭小的石头缝里,两只海鸥窝在狭小的凸起上,面前摆着两根小鱼干。
前面则是一只毛茸茸的白团子,堵在入口处,用胖乎乎的体型遮挡着风雨。
“叽叽叽……”
“到哪里了?是不是在下大雨呀?”
“叽……”
“不怕不怕,你是凤凰,累了就歇会儿……”
……
团子蹲在石头礁石边缘,脑袋上顶着秋桃给它做的叶子斗笠,面前放着小牌牌,和娘亲抱怨着海上的鬼天气;静煣则在柔声安慰。
作为一方神祇,团子肯定不怕下雨;但作为主张五行之火的神祇,这种天上地下全是水的环境,也着实不怎么让鸟鸟欢喜。
和老娘报过平安后,团子用爪爪收起了天遁牌,乌溜溜的眼睛望向了北方。
出门去接小左,团子本以为没多远,哪想到天地比它想象的要大,环境也非常恶劣,想找个软和地方都找不到,只能花小鱼干住‘民宿’。
作为白凤凰,不睡觉其实也没啥,但这雷暴天气着实讨厌。
团子在礁石下蹲了片刻,觉得休息的时间有点久了,便望向天空,凭借感觉,想让厚重雷云散去。
以‘团团大仙’的天赋,学会改变天气很容易;但一个外来官儿,在海上改变风水走向,干行云布雨的活儿,不用想都知道会遇上什么。
团子正暗暗酝酿,还没把厚重积雨云移开,就发现礁石下的海水传出‘哗啦’声,继而一个狗头那么大的龙脑袋,就从面前冒了出来。
“叽?”
团子乖乖站好,装作什么都没干的样子。
天神地祇就是天地的化身,在生灵之前现世,永远都是能把目标一口吞掉的大小;团子只有奶奶大,东海龙王自然也变成了一条不过丈余长的袖珍小龙。
蛟龙低头望着团子,显然有点不满。
团子摊开小翅膀,“叽叽叽……”嘀咕,打招呼攀交情。
东海龙王是纯粹的神祇,早已脱离了生灵的低级趣味,眼神叮嘱团子不要在它地盘上兴风作浪后,就准备消失。
但团子觉得咱俩都是山大王,来都来了总得行方便吧?它连忙从盒子里取出小银鱼鱼干,摆在面前,算是‘上贡祭海’。
可惜,小鱼干本就是海中孕育的生灵,被陆上生灵捕获,算是窃取了海里的天地资源。团子拿海里的东西上贡东海,龙王能领情就见鬼了,根本不搭理。
好在团子机灵,联想到上次龙王送它水精,它连忙张开翅膀,红色流光从身上涌出,在面前凝聚出了一个脑袋大的红色光球:
“叽~”
龙王见团子如此坚持上贡,就张口吞下了光球,继而就有黑雾流散,漫天的暴雨又大了几分。
寒食西风 小说
“叽?”
团子都蒙了,眼神意思约莫是:鸟鸟让你停雨,你怎么越下越大了?
蛟龙肯定不会理会团子的困惑,毕竟它一条海域龙王,总不能表演喷个火吧,转身又要消失。
团子这次可不乐意了,吃了鸟鸟的东西不办事还想走?本地的山大王都这么没礼貌的吗?
团子连忙飞起来,落在蛟龙的背上,抬起翅膀指向北方:
“叽叽叽~”
蛟龙可能是被这新人烦到了,一丈龙身扎入海水,把团子带着潜入了海里。
“咕噜噜……”
团子很不喜欢水,等满眼恼火浑身湿漉漉从海水里钻出来时,却见龙龙已经无影无踪,中继塔所在的礁石和雷暴雨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万里晴空、万里碧波。
“叽?”
团子有点蒙,如同鸭子般飘在水面上,来回游了两圈儿,才看出,它应该来到了东海与北海的交汇之处。
總裁的午夜情人
团子歪眼前一亮,似乎是发现了新大陆,连忙往北方游去,把脑袋扎水里:
“咕噜噜……”
这模样,倒是颇有几分敲地面喊“土地老儿快出来”的神韵…… ——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天一夜。
地底深处的房间里,左凌泉腰背笔直在床榻上盘坐,认真运行着刚琢磨的功法。
崔莹莹也认真盘坐。
但碍于坐的地方不平坦,姿势肯定不标准,胳膊只能环住左凌泉的脖子,下巴搁在肩膀上,闭着眸子,脸颊很烫。
“臭小子,我……我有点累……”
“歇会儿,交给我就是了。”
左凌泉闭着眼睛,双手托住两瓣白月亮,把莹莹姐往上捧起来些,又重重放下去。
“呜~”崔莹莹轻咬下唇,在左凌泉背上轻砸了下:“你轻个些~!”
左凌泉勾起嘴角:“莹莹姐不是不怕吗?怎么开始讨饶了?”
“你这不废话,我气海充盈,又不用炼化灵气,全在给你帮忙,还得自己动来动去……”
崔莹莹抱着左凌泉的肩膀,略显熟练的腰儿轻摇:
“效果怎么样吗?”
“很有用。”
左凌泉在修炼之处,是有些体力不支,但尝试运转老祖构建的法门后,就发现冥冥中的太阴之力,在他和莹莹姐体内,转化为了五行灵气。
两人身处天地极阴之地,太阴之力可以说无处不在,而且极为强横。
但按照天道法则,阴阳融合才能孕育出五行,不能无中生有,所以转化五行灵气,需要太阳之力为引。
此地永世不见天明,太阳之力稀薄到极致,和正常地域比起来,就是星月光辉和正午太阳的差别。
但即便如此,阴阳之力的强大依旧超出了常人的理解,经过一夜苦修,左凌泉的气海就已经恢复到六七成,床里床外的战斗力,自然也上来了,再无虚浮之感。
见莹莹姐确实有点累了,左凌泉没有贪得无厌,逐步收起功法,倒头躺在了枕头上,双手紧紧抱住了莹莹姐,双腿弓起摆好架势。
“嗯?”
崔莹莹趴在左凌泉身上,有点茫然,低头看向近在咫尺的脸庞,还想询问,就发现……
“呜呜呜……”
声音如急雨打芭蕉。
崔莹莹捂着嘴浑身急颤,眼泪都出来了,想挣脱却躲不开,只觉左凌泉要弄死她。
好在片刻后,还是熬过来了,她眼神委屈中带着恼火,锤了左凌泉一下,然后就趴在左凌泉胸口,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左凌泉轻轻舒了口气,缓了片刻后,才凑到耳边道:
“娘最想你抱个胖娃儿回去,莹莹姐要争气哦。” ?
崔莹莹眨了眨眸子,慢吞吞撑起身,挪到了旁边。
左凌泉身上一空,有些茫然,坐起身来看向穿衣裳的莹莹姐:
“不乐意?”
“哪有不乐意,就是……就是我们才刚那什么,清婉呀、灵烨呀,她们都没动静,我忽然抱个大胖小子,还不得被她们笑话……”
左凌泉帮莹莹姐把背后的系绳系了个蝴蝶结:
“这有什么好笑的,等她们有了,娃儿都得指望你和清婉养活……”
崔莹莹听到这个就来气:“还养娃儿,就你那德行,怕是得和娃儿抢饭吃,还会享受,得媳妇捧着喂你……”
“呵呵……”
“你还好意思笑。”
崔莹莹满眼嫌弃的穿好裙子,白皙脚儿轻轻踢了左凌泉一下:
“还不快出去,都几天了。”
左凌泉麻溜穿好衣裳,想在莹莹姐脸蛋儿啵一口,却被推开了,他只好嘱咐莹莹姐休息会儿,独自出了房门。
房门外的大厅里鸦雀无声,梅近水在外面盯梢,上官玉堂则在罗汉榻上正襟危坐,因为没有灵气可以炼化,手里拿着金色长锏,用绢布轻轻擦拭。
除此之外,椅子上还坐着个敦实小丫头,双手搭在椅子扶手上,大大咧咧翘着二郎腿,草鞋摇摇晃晃,正说着:
“上次打的真过瘾,九尾狐也不过如此……堂堂,咱们不能坐以待毙,要本龙看来,咱们就应该莽出去,把萧青冥直接灭了,那老小子,本龙几千年前就看他不顺眼了,怂包一个还自喻‘战神’……”
小母龙是金锏的器灵,一直都在老祖身边,只是没放出来罢了;现在弄出来,估计也是老祖等男人行房结束,有点憋屈,又不想和梅近水拉家常,才听小母龙瞎扯。
小母龙向来毒舌,此时显然没心性大变,听见开门,就转过脑袋,来了句:
“哟,这么快,小泉子你可得补补身子了……” ??
左凌泉要不是拿老祖的仙兵没办法,非得上去把小母龙按着揍一顿屁股。
上官玉堂面色不冷不热,轻轻弹指,就把小母龙给崩了个烟消云散,金锏收起放在一边儿,询问道:
“如何?”
左凌泉在小母龙的椅子上坐下,点头道:
“老祖果然阅历深厚……”
“别拍马屁,本尊没心情听,效果如何?”
“额……”左凌泉只能认真回应:“效果极好,此地太阴之力无处不在,以我为媒介转化,不过一天气海就恢复到了六七成。”
上官玉堂微微颔首,也有了点如释重负之感:
“那就好,尽快恢复实力吧,只要本尊恢复全盛,有把握一击必杀萧青冥。”
三 九 漫畫
左凌泉对此倒有些迟疑:“治伤倒是好说,可以由莹莹姐协助,这恢复气海……”
修行中人碍于五行所属,体内真气孑然不同,就算五行所属相同,每个人根据体魄差异也有区别,不能拿来直接用。
练气期时,清婉给左凌泉过渡真气,是因为他体内没有任何真气储备,清婉和他五行相生,体魄能勉强兼容,气海蕴含的天地之力又十分稀薄,还不至于造成巨大影响。
而如今他都玉阶巅峰了,气海炸开足以摧毁周遭一切凡物,直接往玉堂身上灌,两股强横真气混在一起,就变成了核弹,玉堂扛得住,他也得被震个七窍流血。
按照左凌泉的理解,想过渡气海,只能用‘双修之法’,两人结为一体,然后慢慢炼化,送入道侣体内。
左凌泉看向正襟危坐的老祖,试探性道:
“前辈可有‘借我之身’,恢复气海的法子?”
上官玉堂微微颔首:“有,就是怕你不答应。”
我怎么会不答应?
左凌泉坐直身体,面色郑重如心系苍生的正道枭雄,义不容辞道:
“能为前辈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皱眉头,帮前辈恢复战力,我又岂会不答应。”
“你不为难就好,”
上官玉堂眼中流露出丈母娘的欣慰,站起身来走向左凌泉:
“那来吧。”
“嗯?”
左凌泉有点受宠若惊,抬眼看着身材完美无瑕的金裙美人:
“这就开始吗?要不先进屋?”
“进屋作甚?这里宽敞些。”
宽敞?!
左凌泉左右看了看地毯、茶几、木榻、椅子……
在大厅里和老祖修行,怕是有点野,梅近水可还在外面……
上官玉堂站在椅子前,勾了勾手指:
“来嘛。” !!
瞧见老祖说话都带上了软妹才有的语气助词,左凌泉怀疑自己在做梦,他心有迟疑,但还是没错过这天赐良机,抬手想把老祖抱过来:
“玉堂……”

还没摸到老祖腰,大厅里就传出一声闷响。
上官玉堂脸色一沉,双手抓住左凌泉的衣领,把他摁在了椅子靠背上,沉声道:
“你叫本尊什么?”
“前辈前辈……”
左凌泉迅速收起贼手,微微抬起:
“咱们只是修炼,无论怎么修,你还是我前辈……”
上官玉堂知道左凌泉想歪了,她刚才那么说,也是故意’钓鱼执法’抱一亲之仇。她冷声道:
“你以为本尊要怎么和你修炼?”
我能怎么以为?
左凌泉感觉老祖在给他挖坑,找借口揍他,心中急转,忽然想起,老祖以前用静煣身体打赤法老仙的时候,用过一手‘夺灵之术’。
“双修之外,好像就夺灵之术能补给气海,前辈总不能用这个吧……”
上官玉堂眼神略显意外,多了几分赞许:
“看了你脑子不笨,还算有点长进。”
“呵呵……嗯?”左凌泉表情一僵,不太确定:
“前辈,这是禁术吧?”
上官玉堂微微颔首:“本尊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
“额……这不会有副作用吧?”
“你在质疑本尊的火候?”
“没有。”
左凌泉肯定相信玉堂的本事,就是心里有点小失望,毕竟不能打着名正言顺的旗号,和堂堂‘修炼’了。
“那来吧,轻个些。”
上官玉堂淡淡哼了声,纤纤玉手松开,贴在了左凌泉胸肌上。
因为左凌泉靠在椅子上,上官玉堂个子又高,这俯身摸胸口的姿势,倒是有点女帝调戏小年轻的味道,稍显暧昧。
左凌泉瞄了眼老祖的双眸,与视线齐平的绝美容颜近在咫尺,这次胆儿再肥,也不好故技重施凑上去来一口了,只是正襟危坐等着。
而很快,左凌泉就感觉胸口多了个抽水泵,墨色真气,就如潮水般涌出,汇入玉堂的胳膊。
上官玉堂道行太高,气海又很饥渴,不过半刻钟时间,就把左凌泉辛苦一夜炼化的气海,给抽了个七七八八,气色也好了许多,强横的气势慢慢重新展现了出来。
左凌泉见此松了口气:“前辈的伤好了?”
上官玉堂平时会感谢一句,但左凌泉亲了她一口,这算是还债,所以没有露出微笑,只是平淡道:
“你道行太低,把你吃了都治不好本尊的伤,想要恢复全盛之姿,至少得再来一千多次。”
左凌泉对此言并不怀疑,老祖一击斩杀仙君的‘神屠’,都能施展十几次,光看消耗就知道,他玉阶后期的气海不够塞牙缝。
但一千多次……
那不得和莹莹姐在地下啪三年?
他有灵气支撑可以不眠不休,倒是抗的住,但怂怂姐受不了呀!
崔莹莹虽然在屋里,但一直听着两人的交谈,这时候也坐不住了,从房门处现身,凶道:
“还一千多次,你当我是药罐子?你知道哪事儿有多难熬吗?”
上官玉堂回应道:“一回生二回熟,阴阳双修又不伤根本,有什么难熬的?”
崔莹莹双眸微瞪:“要不你自己来试试?”
三人说话间,大厅门外显出一道白衣倩影。
已经猜出徒弟昨晚在干什么的梅近水,从外面走了进来,面带轻柔笑意:
“莹莹确实扛不住,玉堂既然不想舍身,要不让我来试试?” ??
三人都是一愣。
崔莹莹瞧见师尊,本来有点无地自容,但听见这话就急了:
“梅近水,你再为老不尊,你信不信我清理门户?”
左凌泉也是严肃表态:“梅仙君,请你自重,左某不是随便的人。”
上官玉堂也有点狐疑,但她知道梅近水的性格,不可能饥渴到这一步,所以没说话。
梅近水步履盈盈走到玉堂旁边坐下:
“别瞎想,我倒是不介意和莹莹共侍一夫,但左凌泉太薄情,聊首诗词都不愿赏脸,本尊想便宜他,都找不到借口。”
崔莹莹脸色一沉:“你还不介意共侍一夫?这是当师父的能说的话?”
上官玉堂微微抬手,制止炸毛的莹莹:
“梅近水,现在都在一条船上,你有话直说,不然莹莹动手,本尊可不会拦着她。”
“是他俩先想歪,本尊不过是说两句实话罢了。”
梅近水望向左凌泉:“阴阳化五行的术法,本尊就会,何必用这么原始的方式;在此地施展‘创世神咒’,以左凌泉为媒介,调用天地之力维持,自然就有源源不绝的灵气了。”
上官玉堂在登潮港上空,见识过梅近水的创世神术,但不了解其门道,询问道:
“确定可行?”
梅近水面带微笑:“论术法造诣,你们不及本尊皮毛,自然可行。”
崔莹莹知道师尊的本事,觉得师尊能开口,此法就比然有可行性。
但很快,她又觉得不对劲儿。
她都和左凌泉试完了,瓜都破了,遭罪一晚上,现在说有法子?
那她岂不是又白给了?
崔莹莹脸儿一沉,瞪着梅近水:
“你为什么不早说?”
梅近水微微耸肩:“为师是俘虏,你也没问为师呀。” ??
崔莹莹话语一噎,想了想道:“咱们在一条船上,你有办法,应该说出来才是,我不问你就不说吗?那现在说出来作甚?”
梅近水叹了口气:“你不试,我怎么知道左凌泉真能作为媒介,转化太阴之力?提前说了要是没作用,岂不显损了为师的威名。”
“……”
崔莹莹如释重负这么说来,她也不算完全白给,还是有点作用的。
上官玉堂不太想梅近水恢复实力,但没梅近水的通神术法,就只能让左凌泉啪莹莹几年。
左凌泉和崔莹莹扛得住,她在外面等着,精神上也受不了,而且没那么多时间,略作斟酌还是开口:
“先试试吧,萧青冥当了一辈子散修,本事绝对不小,很可能找到这里,拖得越久风险越大。”
梅近水盈盈起身,走到地毯上坐下,眼神示意左凌泉坐在对面。
惩罚者v7
左凌泉感觉梅近水是个坏老姐,说实话不太想这么亲近,但为了早日脱身,还是在地毯上正襟危坐:
“我要怎么做?”
梅近水面对面坐着,笑眼弯弯道:
“你和莹莹结为了道侣,不论彼此势力,本尊也算你丈母娘……”
上官玉堂听见这‘熟悉的身份’,有些不悦:
“他和你没关系,别自作多情。”
梅近水满不在意,继续道:“修行中人要懂长幼尊卑,莹莹再怪莪,心里也把我当长辈,你这做女婿的,对我冷眼以待,不太好吧?”
左凌泉如实说道:“以前我把梅仙君,还当做道不同的仙家高人,但梅仙君无端污蔑我看你屁股……”
“玉堂说你看了,本尊又不清楚是否在暗处受人轻薄,你要怪本尊,总得先解释玉堂为何指责你吧?” ??
左凌泉对此完全没法反驳,但不反驳,他看梅近水屁股的黑锅不就扣严实了?
好在上官玉堂还是向着左凌泉的,开口道:
“本尊和他说玩笑话罢了,就你这身段儿,还不至于让他侧目。”
崔莹莹也顺着话道:“对,左凌泉喜欢屁股大的女人,你……”
梅近水回头看向曲线优美的臀线:
“为师也不小呀。” ?!
上官玉堂都被气到了,觉得梅近水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崔莹莹撸起袖子,就要去管教自己的邪道妖女师尊。
左凌泉则被弄得有些无语,目不斜视,认真道:
“梅仙君,先研究法门吧,你再这样,咱们就没法配合了。”
梅近水目光从臀线上收回来,幽声一叹:
“好吧……”
…… ——
“嘎……嘎……”
雨夜中的低沉闷吼,就好兽类喉咙被开了个口子,沙哑中带着漏气声,让人毛骨悚然。
一袭灰袍的萧青冥,坐在发出低吼的巨大肉块之上,碾过茂密森林,逐渐来到了内陆湖畔。
湖畔的木屋早已经消失,但被斩为血水的妖物依旧在湖里,随着时间推移,已经重新凝聚为四五个大小不一的肉球,漂浮在黑漆漆的湖面上。
萧青冥来到湖心,脚下的不规则肉块,就张开了布满针牙的巨口,把几个肉球连同污浊湖水吞了下去。
湖底没了人际,但雷霆扫过湖底,留下了很多乌黑淤泥,以及被斩为齑粉的碎石。
“纯阳雷法……好剑术……”
萧青冥观察湖底的痕迹,眼中有惊叹,但更多的是疑惑。
纯阳雷法造成的痕迹很好辨认,世上会此类神通,还能跑到这里来的巅峰术士,估计也就海神、法神,以他估算梅近水的可能性要大些。
而剑痕就有点特殊了,饶是萧青冥纵横九洲数千年,也没瞧见过绵密到这种地步的剑术。
剑神黄潮的剑大开大合,势如沧海狂潮,威力比这大得多,但肯定没这般‘精巧’。
妖王腾笙是黄潮的嫡传,剑术一脉相承,只是多了些妖族天赋,路数并无区别。
再往下的剑道小辈,只要有点名望,萧青冥都有所了解,路数没一个与此地剑痕相同。
萧青冥离开九洲不过甲子有余,按照修行道的漫长时间来算,相当于只出门了个把月。
出现他不知底细的情况,只能说在他离开的这段短暂时间里,九洲大地之上冒出来了一个和他差不多的‘天命之子’,用凡人难以企及的‘强运’和天资,冲到了山巅。
作为一路撞机缘走到现在的散修仙君,萧青冥绝对不飘,相反,可以说比任何仙君都稳健。
因为其他仙君脚踏实地打上来,觉得‘人定胜天’,个人毅力远强过时运。
而萧青冥通过亲身经历和无数倒在他面前的对手,明白了‘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只要老天爷想你死,任你本事再大,该阴沟里翻船还是阴沟里翻船。
两个受天道垂青的角色撞在一起,运气差的一方必然成背景板,所以萧青冥往日遇见这种一看就机缘通神的人物,直接就绕道走,哪怕对方还够不着他脚指头。
但今天,萧青冥却露出了几分迟疑。
永夜之地出不去,他在此地的所作所为,被正邪两道发现,都是进雷池的下场。
想不被先下手为强,他只能主动出击,先抹除这些不安全隐患。
萧青冥在湖畔观察良久,想寻找对方的蛛丝马迹,但对方显然和他处于同一水平线,痕迹抹的是天衣无缝,不给半点追寻踪迹的机会。
通过这一点,萧青冥已经看出,对方知晓了他的存在,因为面对湖中毫无意识的妖物,没必要谨慎到这种地步。
萧青冥是世间散修的祖师爷,修行道几乎人手一本的《散仙十戒》,就是他编著的,对修士极端环境如何自保的研究,已经入了化境。
萧青冥搜索一圈儿后,把目光望向了地下,知道对方肯定藏在地底某处,因为这是修士转明为暗、反客为主的最佳方式,他只要敢大范围探查地底,对方必然先发现他的位置。
既然知道这种路数,萧青冥岂会不琢磨如何反制,他观察周边片刻后,骑乘肉块,走向了内陆湖的水源上游。
刚走不多时,天空上就发出一声闷雷。
霹雳
电光之下,暴雨下的山林被照的雪亮。
萧青冥抬眼看去,感觉厚重黑云之后,有东西在苍穹之上苏醒,望向了脚下的大地。
萧青冥旁边的巨型肉块,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对天发出“嘎……嘎……”的低吼,看起来受到了某样东西的召唤。
萧青冥对天上的异象并不稀奇,因为他不是头一回看到了;记得第一次是在几年前,近几个月更是有好几次,应该是有什么人,在试图唤醒尘封的太阴神君,借取它的力量。
通过这些年的研究,萧青冥确定太阴神君就封印在苍穹之上的太虚之中,历史上被消灭尸体的天魔,命魂也被永远囚禁在那里。
那些天魔,在萧青冥看来,也是其他世界的飞升者,只是物种与九洲大地完全不同罢了。
上古时代的天魔,大部分都已经死绝,命魂放出来也是遁入轮回,去往天外异世化为另一种孑然不同的生灵;但万年前的‘饕餮’,由于时间距离当代太近,被封印的躯体没完全耗尽生命力,目前还活着。
萧青冥这些年做的事情,就是把封印的残魂放出来,借用天魔远超他们理解的天地认知,打开封印,彻底跨入长生的大门。
至于打开门后会面临什么,萧青冥根本不在乎,作为孑然一身走到今日的孤独寻道者,他只是想看看星空之后是什么罢了。
就如同凡人渴望知道宇宙的边际之后是什么一样,朝闻夕死,也好过当一个身处囚牢,而万世不自知的轮回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