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護國駙馬爺-第71章 王家七爺閲讀

護國駙馬爺
小說推薦護國駙馬爺护国驸马爷
安静的环境下,嘀嗒嘀嗒的声音格外的清晰。
两人越来越焦躁不安。
甚至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干涸,口水都消失不见。
自己的血越来越少,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慢慢被割手腕的手没了知觉,凉的似乎没有任何血液。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手腕实际上一点伤都没有。
能有这些感觉,全部都是因为,心理作用而导致的。
曾经宁端看到过记载,在这种方法下,当水停止滴落,人也将会没了性命。
他们是被他们自己吓死的……
双眼被蒙住,看不到外界任何事物,黑暗之中本就容易把恐惧无限放大。
再加上割腕,滴水声……
心理就会形成一种心理暗示,最后导致当事人内心崩溃。
滴水声就相当于倒计时,结束了也就预示着倒计时结束。
一切都是心理作用导致,这也是为什么称之为攻心酷刑的原因。
“我说……来人啊……我全都说……”
“救命啊……我全部都说……”
愈发恐惧的两人,让两人那求生欲一刹那被无限放大,冲垮了那因为亲人而建立的心理防线。
哼……
宁端冷笑一声,对着云战挥挥手。
“那就快点说,说出来就不会死……”
云战阴沉喝道。
“是王七爷……”
“王七爷抓了我们的家人,威胁我们去看看侯爷店铺后院地库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我们查明白之后,就会放了我们的家人,并且给我们银两,让我们从京城离开!”
“如果我们抓,一定不能出卖他,否则我们的家人就都活不了……”
“侯爷,我们两个也是被逼迫的……”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到最后开始崩溃大哭起来。
也不知道是哭家人,还是因为感觉到死亡,总之哭的十分真挚。
余笙有喜
“王七爷是谁?王家的人?”
宁端追问。
他一年前立功回京城受封,不久后就痴傻。
南齐五大士族他倒是都知道,可人就记得不多了。
李家还算了解,其他四家知道的不多。
能够联想到王家,主要还是因为王家是第一士族。
且在京城能够有如此能力,抓这两人家人,且明知自己是侯爷,也敢一探究竟的王姓人。
除了王家的人还能有谁?
“是……”
“王七爷就是王家七爷王世奇,每个次辅王世允的亲弟弟……”
“放了他们吧!”
宁端得到了答案,便让云战放人。
这两人都是办事儿的小喽啰,杀了反而没有不杀的作用更大。
放了这两个人,反而会让王世奇知道,自己已经了解他是幕后黑手。
他已经打草惊蛇,想探究店铺可不容易了!
同样也是一种施压!
我知道是你,我可能会报复你,可怎么报复,什么时候报复,那就暂时保密了!
冰块确实被盯上了!
王世奇派人过来一探究竟,那就已经说明,这家伙开始怀疑自己冰块的来源。
看来确实得抓紧拿下硝石矿了!
宁端思考着离开,回房间继续睡觉。
被松开的两人,第一时间便开始检查自己手腕。
发现手腕完好无损,两人彻底傻了眼。
紧接着就开始失声痛哭起来!
宁端没杀他们反而放了他们,还不如杀了他们呢!
“扔出去!”
云战冰冷扫视两人一眼,对亲卫命令。
……
城西客栈。
本来并不是特别红火的客栈,这段时间却是因为东楚商队的居住,而变得生意兴隆。
各种想要打探消息的人,每天在客栈吃吃喝喝,客栈老板当然乐见其成。
对东楚商队这些位招财猫热情似火,招待周到生怕不满意换去别家居住。
可好日子终究有个头……
东楚商队从早上便开始收拾行李,并且十分大方的给了二十两住店费,准备离开这里。
老板心慌的要命,但是也不忘收钱办事儿。
急忙派人通知了曹甘。
得知此事的曹甘匆匆赶来。
“陈兄怎么突然就要离开啊?”
曹甘一进门便看到东楚商队领队陈浪,正在吩咐商队其他人,从楼上把东西搬下来准备装在外面马车。
陈浪一见曹甘拱手问好:“陈浪在这南齐京都呆的时间太长,却一无所获!”
“上面的人已经下令催促,硝石运回去的量不够,让陈浪加快供应硝石……”
一边说着陈浪一边开始叹气,看模样就像是大难临头,命不久矣的模样。
曹甘心中冷笑,看来你们皇帝老子炼仙丹等不及了,这次看你还压价不压价!
“陈浪前几日得知蜀西郡有硝石矿,便已经派人快马加鞭先过去谈判,陈浪也得赶紧前往,快速敲定此事!”
陈浪继续说着,又对曹甘拱手,“曹兄,后会有期,陈浪先行告别了……”
曹甘本来还因为陈浪口中蜀西郡发现硝石矿,弄得措手不及,结果陈浪就拱手告别,准备离开了……
“别……别……”
曹甘急忙阻拦。
眼看着财神爷就要走,他怎么可能不着急啊!
“曹兄还有事儿?”
被拉住的陈浪故意装作不悦。
“陈兄,昨日我回府,也是仔细的思考了一下,我提出的五万两银子确实太多了!”
曹甘赶紧拉着陈浪,“所以今早马上过来,想着和陈兄达成协议,三万两银子成交如何?”
陈浪看了一眼曹甘,微微拱手:“曹兄,你的价格太高,陈某确实买不起,蜀西郡的硝石矿才开价一万两,就算是路程遥远一些,可却能够走水路,相比之下还是比您这三万两更划算!”
“告辞……”
拒绝了!
非常果断的拒绝了……
曹甘一直都在观察陈浪,只要陈浪有一点点的犹豫,那就说明陈浪说蜀西郡有硝石矿是假的!
可陈浪十分果断,一点不拖泥带水,这反而说明蜀西郡有可能。
曹甘没有阻拦,他还心存幻想,或者说想要试探试探陈浪,是不是在用这方法逼自己降价。
眼看着陈浪走出客栈,对商队其他人大吼一声上车,没有任何的停顿,也没有故意磨蹭,直接上了马车。
“启程……”